据了解P2P行业拆东墙补西墙借新债还旧债

    0
    149664

    “拆东墙补西墙,墙墙不倒;借新债还旧债,债债不清。”曾经流行在民间的一句话而今却被P2P圈里人奉行为行业“精髓”。
    在这句话中蕴藏着两大“重要”的融资现象,即拆标和期限错配。
    国诚金融CEO王建章表示,拆标共分两大维度,一种是金额拆标,另一种是时间拆标。所谓金额拆标就是将“大标”拆成“小标”,比如一个1000万元的借款标的,拆成10个100万元的借款标的;而时间拆标则是将“长时间”拆成“短时间”,比如一年期的标的拆成4期3个月的标的或者12期一个月的标的。
    同时,期限错配也分为两个维度,一种是将短期投资投入长期借款项目之中,到期归还的投资者本金靠后来者补充;另一种是起始时间的错配,例如,为保证资金到位,借款者本需要在某年3月份用钱,而该项目的募集从当年1月份就已经开始了。
    “在拆标和期限错配的背后是投资人对于平台的不信任,安全指数低导致的偏好短期标现象。”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他曾经运作一个2500万元的五星级酒店抵押标,为加速募集,最终拆分成1000万元、750万元和750万元,分三次发标。
    “有人说拆标和期限错配是金融的本质和进步,如果不进行这个操作,融通的效率会大幅降低。”上海世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张凯然表示,但是P2P行业所有的风险都源于拆标和期限错配,如果没有这些操作,P2P运行的其实就是一个类银行业务,仅承担坏账风险,但拆标和期限错配会造成更多的额外风险。
    流动性风险
    “2012年,上海还拥有很多无抵押贷款,而现在已经慢慢淡出了。”李彬(化名)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他有一个朋友曾经想做无抵押贷款,运用类似于分期付款的模式,他认为“特别赚钱”。“利润率至少在50%以上,高一点能达到100%多。”李彬说。
    该运作模式为投资者所有的投资期限均为一年,每个月募集纯信用贷款1000万元。“如果公司全部做这一块业务,且所有借款标的没有一单坏账的情况下,公司在第二年第一个月的时候就会倒闭。”李彬对他的朋友分析道。
    “这一公司运作方式就是典型的拆标和期限错配。”李彬表示,在这一运作模式下,如果为最大限度提升资金使用率、降低融资成本,最好的办法是将募集来的金额全部用来放贷。如果预留50%的资金作为准备金,那么融资成本将翻倍。
    李彬分析道,假设所有的投资者都是一年期,每个月募集1000万元,利息不放贷用来留存,到第二年第一个月的时候,第一年第一个月的1000万元要开始还钱了,钱从哪里来?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后面募集来的资金填补前面的“洞”。这将产生两大问题,第一,投资期限与借款期限的不完全匹配可能导致延期;第二,由于后期募集的资金无法产生利息,将客观造成资金使用率降低。“即便利息高到每个月留存的利息能够覆盖第二年第一个月的利息支出,那么第二个月就过不去了,公司在一年零两个月的时候会倒闭。”李彬说。
    “这只是最简单的流动性模型,如果结合更为复杂的期限,问题的严重程度将上升,最后终将走向旁氏骗局。”李彬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李彬表示,如果要降低风险就要留有50%的自有资金。“目前,民间借贷平均成本为18%,这代表平台的借款成本至少要36%才能‘打平’,想要‘少赚’借款成本要提升至40%。而如此高成本的借款项目,无论是信用贷还是抵押贷,‘大概率’违约的可能性很大。”李彬称,虽然借款成本的法律红线为24%,但是私下仍有多种“方法”可以覆盖掉高出的成本。“比如设立七八张类似于4个点的房屋评估服务费合同,问题迎刃而解,这种服务费又是合法的。”李彬表示,如此操作的双方会约定,一旦“成功”会将最初签署的合同当面销毁。
    超募、自融、洗钱
    “按照最原始的借款人与投资人,金额相同、期限一致的标准来说,现在市场上所有的P2P平台都在拆标。如果P2P没有那么大的诱惑,仅仅是三四个点的中介费,哪有那么多的公司愿意冲进来?房产开发商来做P2P平台又不是‘脑子有问题’,行业人都明白,其目的就是为了自有房地产项目融资。”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拆标和期限错配会带来信用风险,而信用风险还会延伸出超募、自融和洗钱三项‘罪名’。”张凯然说。
    “一个100万元的借款标的,平台以每人10万元的额度,融了100单,这就是所谓的‘超募’。我了解到一个平台,拥有一个价值1000万元的项目,由于针对该项目的投资人投资期限长短不一,最终该项目实际募资额已经超过了3000万元,但是该平台依旧在利用这个项目募集资金。”上述资深业内人士表示,线下P2P平台最简单的超募方法是标的期限在7天至一个月之间,这样的项目并不公开债权列表,而这部分资金就等于纯粹“裸奔”募集而来的。
    “不同于线上,线下P2P公司的产品期限符合公司的产品设计,假设标的为期半年期,投资者资金从7天、1个月、3个月到6个月都有,但这些短期资金均不提供债权列表,因此该部分资金也就在监管之外。”张凯然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即便有债权列表、有投资份额,但是依旧没有独立、权威的第三方机构监督募集资金是否超过了100%。包括银行托管、第三方支付托管均不能称之为“监管”,而仅仅是一个“通道”。
    由于超募来的资金就是“自有使用资金”,所以伴随超募而来的问题就是自融,而拆标衍生出来的平台就是一个自融盘。
    “所谓自融就是公司拿着这些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炒股,购买豪车、豪宅。”张凯然表示,当前P2P跑路频发,线下P2P骗子公司层出不穷的原因皆出自于此。
    “能操自融盘的公司一般都是洗钱高手。对几百个金融账户进行‘完美’处理,经侦基本逮不到证据。”上述资深业内人士表示,洗钱是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一个渐趋明朗的“黑洞”。
    “洗钱可以通过地下钱庄、置业、买卖以及贸易等渠道操作,渠道不同洗钱成本也不尽相同,我所了解到的最高的洗钱成本高达70%,募集来的资金通过几百个账户洗得干干净净,达到自由使用的程度。”该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监管尚未打到“七寸”
    “目前或确定或传闻的行业监管政策、红线不痛不痒,没有打到行业的‘七寸’上,都不是痛点。”一位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此表达他对监管政策力度的看法。
    “日前行业传闻,国家出现意向性政策,要求P2P公司设定注册资本金,金额范围为1000万元至5000万元,同时提出合格投资者概念。”张凯然表示,注册资本金的设定对这个行业的影响力几乎可以说是没有。“现在注册资本金并不需要实缴,没有给平台带来任何成本上的压力。”张凯然说。
    中国银监会创新监管部主任王岩岫日前公开表示,P2P行业需落实实名制原则,投资人与融资人均需实名登记,清楚资金流向,同时行业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不要盲目追求高利率融资项目。
    “P2P行业合理收益一般认定为10%~12%,对于目前投资收益较高的平台,如果想要符合这一条政策,操作也十分简单,最方便的是修改一下员工薪资体系,过去占据1个点,现在修改为4至5个点,之后再将这些‘收益’私下给到投资者。”张凯然表示,这一意向政策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已经对行业没有任何效果了。
    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在他看来,设定存款准备金才是具有“炸弹”效果的监管政策。
    假设平台募集资金1000万元,则强制要求预留200万元在平台,即20%的准备金“红线”。“假设准备金比例为20%,成本则同比例顺应上升,收益想不降下来都难。同时,如果平台出现坏账还可用准备金来应对兑付问题。”该业内人士表示,类似这样的政策才是行之有效的。
    “虽然设定准备金仍然有操作空间,但是成本‘硬性’上升,具有打击效应。”该业内人士表示,当前出台的意向政策对P2P行业没有本质伤害,甚至还可能变相成为利好。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4年9月,全国新增P2P平台数量为105家,较8月份的90家增加了15家,环比增加16.7%。
    “之前行业人士都在观望‘政策’,甚至考虑到了‘最坏’的情况,比如体量在100亿元以下的平台要被‘砍掉’,需要拿牌照、过门槛等,但是后来发现,政策比想象的宽松很多。”该业内人士表示,8月份行业新增平台出现滞缓现象,9月份才有所回升。而当下很多上市公司、港股公司、地产公司、银行等都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来“插一脚”。
    “希望指导意见快一点出来,不能因为混杂平台的存在让人们对行业失去信心。哪怕监管政策晚一点出,先出道门槛也是好的。”金鹿财行执行总裁张伯伟日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监管迟迟未出,跑路频频上演,这对行业伤害很大。”

    赞 (0)
    上一篇文章两融违规曝光以P2P伞形信托为客户融资
    下一篇文章曝光首例国资系P2P平台违约事件
    小可就是在下,在线就是小可!淘金理财网创始团队第一枚美女!未来的亿万小富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