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时光倒流回到古代,你也依旧买不起房……

文章来源:淘金理财网
1
31640

提起现在的房价,相信很多人都会“望房兴叹”。政府为了调控房价,也是接连出台“限购令”等诸多政策。那么如果时光倒流让我们回到古代,我们还需要为买房发愁吗?

其实,回望一下历史,在古代也一样有高房价、限购令,也有房奴、蜗居。身居高位的人仍为住房问题而发愁不已,难怪杜甫也要感慨“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古代人如何买房?

西周时期,一个叫矩伯的人用两块玉,一件鹿皮披肩,一条带花的围裙就换了裘卫一千三百多亩地。这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一宗不动产交易。

汉朝时,陕西汉中人口稠密、交通便当,相当于现在的一线城市。西汉时汉中房价有多高是个未知数,但在东汉后期,汉中城内房舍最便宜1万钱一处的,也有2.5万钱和7万钱一处的。作为中国古代历史上第一个和谐盛世,我大汉朝的彪悍不仅体现在“北掠匈奴,封狼居胥”上,还体现在在彪悍的房价上。在汉朝,一个基层公务员两三年的工资,在首都买一个小公寓不是问题。

南北朝时,贫富相差极为悬殊,普通居民收入只有几千,房价则是几百万。世界银行有个说法:当房价超出居民收入的6倍时,就会对居民幸福构成威胁。而《南齐书》记载,“其民资不满三千者,殆将居半。”也就是说,半数居民的收入只有几千钱,那几百万的房价是居民收入的上千倍。

到了唐朝,13.8万文钱就可以买首都大别墅了!13.8万文钱是什么概念?当时米价大概一文钱一斤,折合成现在大米价格的话(3元/斤),40万块钱就可以买别墅了!

宋朝的人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还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如果在首都开封买房的话,要不吃不喝攒钱260年左右才可以……怪不得像苏东坡、欧阳修等这样的人一直以租房为生。

明朝的房子也不便宜,当时一个小户型要三四千两银子,而一个县令,七品国家公务员,年薪不过三百五十两。所以说如果不贪污,县长也要十年不吃不喝才能攒够房钱。造孽啊,两袖清风,连房子都买不起,经验之谈呢!

而清朝的物价控制的比较好,房价恢复到了汉朝的水平,在北京新街口附近得房子大概85两一套,一个小公务员省吃俭用,刨去生活开支,大概两年收入足够在京城买一套私宅。

民国时期,呵呵哒,当局印刷钞票一直停不下来,通货膨胀,纸币都是按袋为单位的,你的一沓钱打在柜台上,你跟谁哭穷呢?你跟我说你要买房?Excuse Me?

新中国成立之后,1978年之前,所有人的住房都是由国家按统一管理,统一分配,根本没房地产这个行业,人们也乐于住在大院或者筒子楼中,邻里关系融洽,大家的居住条件也都差不多。

现今房地产江湖诞生:1978年后,房地产行业开始逐渐破冰。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至此,一个叫房地产的江湖诞生了。并有了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一个叫房价的武林高手,屠尽天下豪杰,在江湖上掀起一阵阵血雨腥风。

房产陷入怪圈,二三线城市房价也开始爆表上涨,欲置业一套房子,据有专家计算,一般人不吃不喝至少得奋斗几十年!

古代名人能买起房么?

白居易:只能先租房后买房

白居易同志直到50岁,当过一任重庆“市长”之后,终于在长安买下第一所房子。他32岁才有了第一份工作:在秘书省做校书郎,有点儿像现在国营出版社的一个高级编审,每月工资一万六千钱,收入不算很低,仍然买不起房。中年做了“财政局局长”之后,月薪四五万文,此外还能领到200石禄米。但是还是没买房。他在《卜居》中感叹:“游宦京都二十春,贫中无处可安贫。长羡蜗牛犹有舍,不如硕鼠解藏身。”自己想当房奴而不可得,在京城漂了20年,连蜗牛都不如。

岳飞:打仗不耽误买房

为了安置家属,岳飞在江西九江置过房子,同时还买了不少土地。户部的报告里写的是:岳飞家向外出租的不动产,共有151间房、1400多亩地以及两所水磨。可想而知,当岳飞及其义子岳云在外杀敌立功、驰骋战场的时候,是无须担心家人的生活的。绍兴元年以后,岳飞已经是高级军官,年薪已经高得惊人了。除了惊人的薪水,岳飞还能经常领到惊人的赏赐(一有战事,皇帝们对武将都有赏赐)。

欧阳修:为了买房历尽艰辛

欧阳修,25岁参加工作,当过好几任知州,相当于现在正市级。他却一直带着寡母和妻儿借住在衙门大院里,还租住过非常破旧的民房。这种窘迫的居住状态,一直持续到他42岁那年在阜阳买房置地才告结束,算了算,欧阳修是在他为官17年后才拥有了自己的首套房。

苏东坡:有钱不买房买房却没钱

苏东坡26岁正式成为一名公务员,月俸4500钱,后来他当上了水部员外郎,相当于副市级。但是那时候既要为亲爹苏洵还房贷,又想着赈灾做慈善,苏东坡并没有为自己买房子。到老了,想安置下来,可是薪水不断下滑,职田也被没收,就算他想买房,也已经买不起了。儿子要结婚,只好借一位好友的房子办喜事。50岁那年从弟弟苏辙那里借了三千贯才在江苏常州买了首套房,前后花了二十多年时间。

苏辙:为圆买房梦,倾尽毕生财

一家三苏都是苦。苏轼的弟弟苏辙说起房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比现在的心酸房奴也好不到哪去。他在诗中自嘲:“我生发半白,四海无尺椽”“我老未有宅,诸子以为言”。直到苏辙回河南许昌定居后,狠狠心拿出攒了大半生的工资,又卖掉一批藏书。而后花了几年时间,陆续买下“卞氏宅”、“东邻园”、“南园竹”,又改建、扩建,置了一处百余间的大院落,安顿下全家老小。不过心愿满足了,他一生的积蓄也耗尽了。“盎中粟将尽,橐中金亦殚”,于是又自责“我老不自量”,到了这把年纪还来做房奴。

陆游:为官二十载与房无缘

陆游始终没有在杭州买房,包括他在杭州做官的时候,也是在砖街巷南头一个大杂院里跟七个儿子租房住。陆游不是不想在杭州买房,只是买不起。杭州的地价和房价要比绍兴城郊贵出几百倍,他虽然断断续续做了二十多年官,凭收入在杭州买房仍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徐渭:一篇文章换来二手别墅

徐渭的一生可谓是穷困潦倒,从20岁成家,到40多岁写《镇海楼记》,当中20多年的时光,他都没有一个固定的、属于他自己的住所。当倒插门女婿的时候,他住岳父家的房子;不当倒插门女婿的时候,在外面租房。绍兴的胡同,杭州的寺院,都曾有他租房的记录。公元1561年,胡宗宪在杭州建成大型景观建筑镇海楼。他写了一篇《镇海楼记》,胡宗宪读了大喜,拿出220两银子作为稿酬给他。于是徐渭拿着这些银子,在绍兴城区东南郊买了一套二手别墅……

海瑞:为官清廉辞官回老家买房

明朝房价不算高,到崇祯年间,只需要花几十两银子就能买一幢独栋小楼或者一处小型四合院。但是海瑞在京城一直买不起房。首先,明朝官员工资低。海瑞当县长那会儿,年薪只有60石老白米,完了还要打折,全部卖成钱,撑死了30两银子。其次,海瑞一家开支大。海瑞一生中,结过3次婚,纳过3回妾,大小老婆加一块儿至少6个,有过两个儿子和3个女儿,再加一个老太太,另外还有丫鬟仆人若干名。这一大家子的花销全指海瑞一个人的工资,能不欠债就不错了。当然,最关键的原因是海瑞不贪污。58岁那年,海瑞以侍奉母亲为由,辞去官职,回到海南老家,买了一套房子,也算老得其所了吧。

算算,从古至今,多少英雄好汉难在一套房?看了这么多,你是不是忍不住感慨:想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咋就这么难呢?如此看来,即使时光倒流回到古代,你也依旧买不起房……

而现在楼市的发展是根据不健全的市场和政策调控,其中复杂的因素甚至没人能弄懂,有人说:当今高房价下的“住房难”,是我国推行住房改革过程中,由官员、学者和商人们结成的利益集团,不顾基本国情和民生以及削减平民百姓基本住房福利的必然结果。也有人说:市场不可捉摸。

然而,房子,给我们生存之地,不管是租是盖还是买,可生活,还是看我们自己,而不是一个硬邦邦的建筑。

1条评论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