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入局农村金融是必然 摆脱困境仍需自我变革

文章来源:和讯
0
8784

近几年互联网金融一路攻城略地,越来越多的领域被其强行打开市场之后,仅存的一块净土:农村金融也在近两年遭到了强攻。不能否认的是,农村金融的发展进度会直接影响到国家整体经济的发展,更不能忽视的是,农村金融市场是任何一个投资人和创业者都趋之若鹜的一块待开发的宝地。

目前我国农村金融需求特点表现为:传统产业资金需求不减并略有递增、多种产业需求快速增长、农村基础建设资金需求趋旺、农业结构调整资金需求量大幅增长。然而,由于历史原因和先天发育不足,农村地区的经济始终和城市有较大差距。我国广大农村地区又普遍存在金融机构网点减少、覆盖率下降、金融供给不足、竞争不充分等情况。

如何打破城乡经济结构僵化的格局,让农村金融走出困境,除了政府扶持,企业支持,更重要的是农村金融自身的调整和变革。

农村金融自身供给不足,互联网金融入场是必然

中国社科院2016年8月份发布《“三农”互联网金融蓝皮书》,书中计算,2014年“三农”领域的贷款投入需求约8.45万亿,减去实际农户贷款余额5.4万亿,“三农”金融的缺口达3.05万亿元。截至2015年末,我国三农互联网金融的规模为125亿元;只有27%的农户能从正规渠道获得贷款;40%以上有金融需求的农户难以获得贷款。

根据数据显示,2015年,运营农村金融的网贷平台不到10家;截至2017年3月,全国2200余家正在运营的P2P网贷平台中,专注于农村金融的平台47家,包括宜人贷、翼龙贷等。尽管相比2015年,数量已有显著增长,但对比万亿需求缺口,农村市场互联网金融的规模和体量仍有巨大市场空间。

中国目前有7亿多人口生活在农村,农村人口的消费能力并不比城市地区差。加之经济条件的持续改善和互联网的普及,农村人口的消费能力正在逐年提升。

另外,作为重要的原材料和生活资料供应基地,农村在电子商务以及与之紧密相关的小微金融服务方面的潜力还很大,可挖掘的价值难以想象。

但在现实的运作中,涉农企业融资还面临诸多困难和障碍。

金融主体缺失:正规金融机构之间的职能分工存在严重错位的现象,造成了目前农村金融供给主体少,缺乏合适有效的金融机构为农村和农民提供金融服务,这种主体供给的缺位,严重影响着农村经济的健康发展。

金融服务劣质:目前商业银行普遍推行扁平化管理,处于扁平化神经末梢的农村机构,很难发挥应有的支农作用。并且随着机构改革及其战略定位向大城市转移,商业银行在农村地区的营业网点还在锐减。仅存的网点在管理权限上,授权、授信也很困难,基层商业银行信贷权限缺失,农村市场符合授权、授信承贷对象的稀缺,使中小企业很多项目缺少资金支持,流动资金严重短缺,资金供需矛盾加剧。由于机构缩减、竞争不充分,农村金融服务功能不断弱化,农民难以得到优质的金融服务。

金融人才稀缺:农村金融从业人员来源缺乏开放性、公平性和竞争性,人员素质普遍偏低,正规高学历人才奇缺。现有的金融制度使农村地区很难留住优秀的金融人才。

而这些反射到现实生活中便是农村金融供给不足,传统金融机构不愿意到农村放贷,因为成本高、不良率高。

举例来讲:农民的贷款需求大都是5万元以下的小额贷款,发放一笔5万元的贷款和发放一笔50万元的贷款,金融机构所做的工作和所用的时间是一样的,个中利益很明显。其次,单纯的探讨契约精神,农民的契约精神意识相对薄弱,出现违约后,偿还压力便转嫁到了担保人身上,但担保人担保意识同样薄弱,并不会承担担保责任;再次,违约成本较低,没有固定工作,农村房屋土地不可执行,另外基层法院的执行力度更是形同虚设,毕竟基层维稳最重要。

此种情况下,互联网金融这种融合了科技和大数据的灵活金融服务在某种程度上能恰到好处的缓解农村金融所面对的问题。

一个都不能少:资本注入、政策扶持、农村金融的自我变革

2016年12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完善支持政策促进农民增收的若干意见》,其中特别提到加大对“三农”金融服务的政策支持,具体包括:加快构建多层次、广覆盖、可持续的农村金融体系,发展农村普惠金融。

随着政策的扶持力度加大,各家机构也是加紧布局。

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巨头以及宜信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很早就将战线延伸到农村。蚂蚁金服公布的农村金融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2月底,蚂蚁金服在支付、保险、信贷方面服务的“三农”用户数分别达到1.67亿、1.42亿、3824万。其中服务了166.9万家农村小微企业、农村个体工商户、农村种养殖户。旺农贷已经覆盖了全国所有省市区(港澳台除外)的231个市、557个县。

京东金融以农业产业链为依托,推出“京农贷”——养殖贷,并且引入保险、担保双重增信机制,从而降低农业贷款风险,覆盖更多有融资需求的农户。

宜信在2009年推出新平台板块宜农贷,通过该平台,出借人可以将资金出借给在贫困地区需要贷款资金支持的农村借款人。

农业转型升级,既要产业资本支撑,更要市场平台扶持。对于“十三五”时期证监会金融扶贫方面的规划和部署,证监会早曾表示将加大对“三农”的支持力度。鼓励支持更多符合条件的涉农企业通过发行公司债、中小企业私募债和资产证券化产品融资。鼓励涉农企业进入期货市场开展套期保值业务,鼓励期货公司子公司拓展业务,帮助涉农企业盘活资产,加快资金周转,防范生产经营风险。

农村金融需要的不仅是外部的扶持,单纯的资本注入不足以激活整个农村金融市场,一场由内而外的自我变革呼之欲出。

1978年到2015年,通过金融渠道从农村流出的资金量是财政渠道流出的资金量的近3倍。根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农行、农发行、信用社、邮政储蓄四类机构在县域吸收的储蓄存款总额大约在12万亿以上,全部涉农贷款大约在5万亿左右。按此估算,农村资金外流大约在7万亿左右。农村资金的抽离进一步加剧了农村金融服务的缺口,如何控制资本外流,让其为农村经济发展服务是农村金融由内而外强大的根源。

回复